专业服务范围
法律顾问
诉讼/仲裁代理
建筑房地产法律事务
公司法事务
刑事辩护
合同法事务
 
法律文档样式参考
理论与实务文章
成功案例
所办公地址:上虞区财富广场五号楼2-3F
邮编:312300
总台电话(传真):0575-82217213
主任室:0575-82116777
 

 

单方承诺不构成债务介入

                                         浙江舜杰律师事务所   金尧坤

[案情简介]:上虞市银座公司(业务经理为余某)与上海某钢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钢材公司”)从94年到98年间有近亿元的钢材买卖业务往来,双方之间因往来欠款帐目不一致而多次对帐,但没有结果。20016月,钢材公司向上海市某公安分局报案,称其被上虞市银座公司合同诈骗600余万元,上海市某公安分局于是对余某以涉嫌合同诈骗采取刑事拘留,7月改为监视居住,930日改为取保候审。在取保候审前,余某向该公安分局出具了一份承诺书,称“由于我在任银座公司业务经理期间与钢材公司的业务往来中,我公司尚欠钢材公司货款600余万元,我现愿意在我妻吴某某的同意下代公司将该房产抵押给钢材公司,至200112月底交还现款40万元。”同日余妻吴某某在该承诺书上签字,该承诺书一直由公安分局存档着,房产证也由公安分局扣押。2001931日,银座公司与钢材公司又签订了一份协议,确认银座公司尚欠钢材公司94年至98年间的钢材业务往来货款600余万元,并约定分四期向钢材公司还清,该协议签订后,银座公司于200112月底前以货抵款的方式向钢材公司还了160余万元,余款未还。200311月,钢材公司持余某所出具承诺书的复印件向上海市闵行区法院起诉,认为余某和吴某某所出具的承诺书系其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与法无悖,两人应当按承诺书支付欠款40万元,故要求余某、吴某某夫妻俩支付欠款人民币40万元并承担案件的诉讼费用。

 

[一审代理情况]:本律师接受两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向一审法院提出以下几点答辩和代理意见:首先,买卖关系发生于钢材公司与银座公司间,余某是经办人,债务主体不是余某,故其所作的承诺并不是一种债务关系,最是一种担保的意思表示,第二,余某所作承诺是公安局强制下,为了取保候审而出具,是一种非自愿的意思表示,不具备合法性,第三,银座公司与钢材公司于余某出具承诺书后又签署了还款协议,更证明了债务关系与余某无关,而且由于银座公司已经偿还了还款协议约定的2001年底前的债务160余万元,故余某所作的担保不需要再承担偿还的责任;第四,吴某所作的抵押承诺因未办理登记手续而未生效。综上所述,我方请求法院驳回钢材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裁判结果]:一审法院经过审理后认为,余某的承诺是其作为个人自愿代为偿付银座公司债务的行为,其意思表示应视为其自愿作为债务人的加入,故其应当对承诺的内容承担民事责任,吴某的承诺作为对余的还款承诺的抵押担保,由于未依照担保法的规定办理登记手续,故其所作抵押的承诺未生效,其承诺中也没有独立的还款意思表示,也不应承担还款责任,因此判决余某在判决生效后向钢材公司支付人民币40万元,驳回钢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余某不服一审判决,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余某的承诺作为债务介入的意思表示系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有错误,委托本律师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钢材公司也以一审判决认定吴某所作抵押无效并判决吴某不承担民事责任存在错误为由,同时提出上诉。

 

[二审代理情况]:本律师接受余某、吴某的委托,针对一审法院认定余某所作的承诺系债务介入这一观点,向二审期间提出了以下代理意思:第一,余某所出具的承诺书是向公安机关出具的,并不是向钢材公司出具的,并不构成对钢材公司承担债务的意思表示,这一点从承诺书的原件至今还存于公安分局的档案里的事实可以证实;第二,合同法第65条只规定了三方约定由第三方代为偿还债务的情形,并未规定其他的情形,故一审判决把余某承诺认定为债务介入没有法律依据,第三,即使余的承诺构成债务介入,我们认为,从一般的合同法理论,债务介入其根本的原因或因赠予性行为或因无因管理行为,但并不发生债务之转移,且该项债务加入也未取得银座公司的承认,而在承诺人未履行该承诺时,钢材公司仍然只能以银座公司作为债务人提起诉讼;第四,在单方作出的债务介入的承诺中,在其没有履行的情况下仍然可以撤消其承诺。

 

[二审裁判结果]:二审法院经过审理后认为,首先,本案的实际债务人是银座公司,而余某只是一个经办人,余某在出具承诺书时,是正被公安机关拘押时,而出具承诺书时仅公安机关工作人员在场,钢材公司人员并不在场,因此,余作出承诺并不是与钢材公司沟通后的意思表示,而是向公安机关作出了承诺,但公安机关并不是钢材公司的委托代理单位,这一事实从承诺书至今仍由公安机关保管的事实可以得到证明,因此,该承诺并不对钢材公司产生相应的法律效果,钢材公司以该承诺书为依据要求余某偿还40万元的款项无法律依据;其次,余某的承诺也不构成第三人的债务加入,因为余的承诺既不符合合同法规定的债务转移所要求“债务人将合同的义务全部或部分地转移给第三人”的情形,且由于余某与钢材公司间并没有债务介入的合意,故本案的情形不构成债务加入。最后,吴某某在承诺书上所作的承诺独立也是向公安机关作出,房产证也交于公安机关并已经由公安机关办理扣押手续,故吴某某并不与钢材公司形成抵押的合意,也无独立承担债务的意思表示,故吴某某不应当承担偿还债务的责任。故判决撤消一审判决,驳回钢材公司的诉讼请求。

[简评]:从裁判结果而言,本案的代理活动是成功的,委托人也对律师的代理活动表示了由衷的感谢。而代理律师认为本案取得成功的原因在于:第一,充分地了解案件的事实情况,准确地向法院反映本案相关的事实情况,本案前期余某在公安机关拘押期间,代理人也作为余某的委托律师参与了刑事诉讼的侦查阶段工作,了解了期间发生的一些案情,而这些事实真相对查清案件事实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第二。充分地运用合同法的理论知识为案件的正确适用法律提供基础,在一审认定本案系债务介入性质的行为,由于合同法上对债务介入并无明确的规定,代理活动中运用合同法的债务第三人履行的法条规定及合同法强调的意思自由和合意原则作为理论支撑,论述了余某出具承诺书不符合合同法的基本要求,这些观点绝大部分获得二审法院的认可,从而获得了胜诉。

 

 

 

 

                      

 

 
版权所有:浙江舜杰律师事务所 所办公地址:上虞区财富广场五号楼2-3F 浙ICP备2020030189号-1
总台电话(传真):0575-82217213 主任室:0575-82116777 技术支持:大成网络